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4.10)【作者:deltat】
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4.10)【作者:deltat】
字数:40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第4。10章

  她的家里对我如此嫌弃的话,我真的很难再让自己相信,自己和她在一起不是在耽误她。

  而且,作为一个男人,终究还是很讨厌被别人看不起的感觉的——虽说在吴小涵面前我总保持卑贱,可那并不代表我在别人面前也没有尊严。

  心里无尽的委屈和压力,终于还是让我难以招架。

  吴小涵从老家回来的那天,我一个人开着她的车去机场接她。

  车子从机场的停车场里出来,开上机场高速之后,我犹豫再三,终于狠下心,艰难地开口:「要不,我还是离开你吧。」

  坐在副驾座上的吴小涵一言不发,只是瞬间愣住,然后就立刻哭了出来,眼泪直直滴到了她的衣襟上。

  我咬着牙,忍着心里的难受,不作反应,只是等着她说话。

  可是,几秒过后,她非但没有开口,反而哭得更厉害了。

  看到自己最心疼的女神哭成这样,我终究还是无法再忍心沉默,把车停到了路边的紧急停靠带里,下车后绕到了她的那一侧,打开车门,蹲下来抱住了她的腿。

  可我却说不出安慰的话——毕竟,刚才的分开是我自己主动开口提的。
  「还是因为我家里的那些话,对吗?」吴小涵抽泣着低下头问道。

  我点点头。

  「对不起……我知道真的对你很不公平,很伤害你;」她说道:「不过,你并不是因为不喜欢我或者嫌我对你不好才想离开,对不对?」

  我点点头,终于被她简单的一句话就冲垮了感情,抱紧她的腿摇着头:「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?和你在一起是我最幸福的事。我只是真的觉得很累。」
  光是「很累」两个字,当然不足以形容我心里那种憋屈的感觉——只是那种感觉实在无法用语言描述。

  「答应我,陪着我好不好?」吴小涵啜泣着:「我知道你有多好,我知道你从来都只是我配不上你。不要离开我。」

  「可是你家里只会觉得是我在耽误你,你知道吗?」

  「可是我需要你呀,我真的需要你。也许我只是在利用你,在折磨你。可是,就算再也不虐待你,我也想留在你的身边。」她说着,俯下身抱住了我:「我知道这样可能很自私,可能会让你难受。可是,我是真的离不开你了。」

  听到吴小涵真诚地说出这样的话时,我确信,她真的是想要我的陪伴的。
  而我——我如果爱她,恐怕就应该陪在她身旁吧;毕竟,这才是她想要的。
  忍受那些压力和不快,不也是付出的一部分吗?

  于是,在大脑无尽的混乱中,我终于还是放弃了离开吴小涵的想法,隔着她的裤子吻着她的膝盖,跪下对她说:「对不起,是我不好。我会好好留在你的身边让你虐我的。我会好好做你的M的,不会再多想了。」

  吴小涵此刻也抱住我,愧疚地对我说着,她一定会说服她的父母,让她的父母改变态度的。

  虽然我对此事并不乐观,但是想着自己本来也没有什么希望真的娶到吴小涵,也就没有再纠结。

  毕竟,在我的眼前的,在我的世界里的,只是我的主人,吴小涵。

  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了,她按照已经养成的习惯,径直走到沙发上坐下,抬起脚来让我先舔干净靴底。

  我也配合地伸出舌头来舔舐干净靴底那些粗大的纹路间的泥土来。

  好些天没有舔到她的鞋子,此刻终于能回到她的脚下,我很是满足,甚至都有些诚惶诚恐。

  而吴小涵俯视着我的眼神是那么自然,读不出真正的嫌弃来。

  是呀,只要她不嫌弃我,一切就都还是值得的。

  ……

  春天到来,所有的冰霜都被暖风消融,万物再次绽放出绚烂的生命。

  我和吴小涵的关系也又回到了甜美和幸福中。

  每一天跪在吴小涵的脚下伺候着她,在她想虐待我的时候便让她虐待我,在她想要的时候我便用口舌满足她——我们的关系似乎前所未有的稳定。

  只是,我一直没能得到吃她的黄金的许可——她说,粪便这种东西实在太脏了,我还得要口舌侍奉她呢,不能碰那么脏的东西。

  我确实无法反驳这个说法,于是也就暂时放下了想要吃黄金的执念。

  不过,在每天的早晨和晚上,都能得到她的圣水,已经让我很是满意了。
  甚至,她白天上班时的圣水,我也不想放过——用我的原话说,便是:「你的每一滴圣水我都不想错过,不想浪费。我想让你的圣水全都属于我。」

  于是,上班的时候当她想尿尿了,都会喊上我,我们一起跑去办公楼楼道里的无障碍厕所里,然后我蹲好,接住她赐予的圣水。

  我们总是像是两个做坏事的小孩子一样偷偷摸摸,但是,彼此也总是很享受这种做坏事的感觉。

  而对我来说,一想到吴小涵身体里排出的每一滴甘露都能进入我的身体,就更是觉得荣幸和满足。

  ……

  就这么一起生活了好几个月后,生活在幸福中渐渐归于平静。

  直到有一天,吴小涵在网上见到一个国产的视频,喊我爬到她的身边和我一起看[ 1].视频里,一个女生穿着一双田径用的钉鞋,在踩踏地上的牛蛙。
  我一向不喜欢这种踩踏动物的视频——毕竟动物又不是主动接受踩踏,那么对待,实在有失人性。

  尤其,这个视频简直可谓血腥至极。

  视频里的女主鞋底的尖钉,残忍地戳进毫无反抗能力的牛蛙的体内,将牛蛙的身体直接撕扯开来,开膛破肚。

  而女主甚至还抬起脚狠狠地猛跺下去——她并不是正正向下跺,而是带着向前或是向侧方的力量往下跺;于是,鞋钉便将可怜的牛蛙直接活生生撕成了两半。
  牛蛙的内脏散落了一地,鲜血也飞溅到女主的腿上。

  视频里的女主每猛跺一下,隔着屏幕的我看着都感觉心惊。

  到视频的最后,女主脚上的那双钉鞋已经沾满了血迹,而牛蛙早已被撕烂成肉块散落在地上[ 2].

  看完视频,吴小涵问我说:「怎么样?」

  「太……太残忍了吧。」我说:「有点太不人道了。」

  吴小涵说:「我也觉得,踩动物实在太不人道了。所以,不如让我试试穿着钉鞋踩你,怎么样?」

  「啊?」我回答:「这……你是要把我踩碎吗……」

  「你体型这么大,我怎么可能踩得碎嘛。」吴小涵笑道:「我就继续踩踩你那可怜的鸡巴吧,畜牧业?」

  「那……那岂不是把我阉了吗?」被视频吓到的我有些颤抖噢。

  「不是呀,」吴小涵说:「直接阉掉,哪有这么疼呀?」

  听了她的话,我更加不寒而栗:「不……不要吧……」

  「嘴上说着不要,你怎么都硬了呢?我看你刚刚看视频的时候就硬了吧?」
  「我……」我哑口无言。

  吴小涵用她拖鞋的鞋尖轻轻挑起我被贞操锁锁住的下体,说道:「你看,它好像很想被我用钉鞋踩呢。」

  「没……没有。」刚才的画面实在太可怕,我不敢想象自己被那么对待。
  「可是……我想试试嘛。我还没穿过钉鞋呢。我保证,我轻轻地踩你,好不好?」

  我知道,只要吴小涵开始踩,怎么可能会有「轻轻地」一说。

  只是,既然她说她「想试试」,我又怎么可能拒绝呢?她想的事情,我当然应该用我的身体来满足她的吧。

  我于是点点头:「好吧。那……你有钉鞋吗?」

  「没有呀」,吴小涵说:「没事,现在就上网买吧。过几天就能到了呢。」
  我刚刚点头,她就开始挑选起来了——没过几分钟,她就挑选了一双耐克的粉红色短跑钉鞋。

  当选择鞋钉型号时,吴小涵还特意选择了最长的钉[ 3].她一边选着,一边还挑逗我说:「我知道,像你这样的小贱货,肯定喜欢最长的鞋钉呢,对吧?」
  「我……你说是就是吧。」

  看着我微微恐惧的神情,吴小涵问:「怎么了?不想我买吗?」

  「没……没有。」我说。

  「那,你是不想让我穿着踩你吗?」吴小涵的声音开始微微刁难起来。
  「没……」我说:「你想踩,当然可以踩呀。」

  我的卑微显然让她更加兴奋了,显然已经进入了性唤起的状态:「那你说说嘛,你想让我怎么踩你,嗯?」

  「我……我想让你穿上钉鞋,用力地跺我的鸡鸡,一脚比一脚重,在上面戳出一个个血洞来,然后……」为了满足她,我瞎编道:「然后踩在上面扭,用鞋钉把我的海绵体完全撕烂。最后,我想要你抬起脚来像那个视频里一样,侧着往下跺,把我的鸡鸡完全撕碎成几半……」

  我一边说着,心里竟真的无比变态地开始微微期待起来。

  好在,我更多的还是恐惧——我的本能还是正常存在的。

  吴小涵不依不饶:「那,还有你的蛋蛋呢?你剩的那个蛋蛋,你想怎么样?」
  「那是我仅剩的一个蛋蛋了,我还想留着,不想让你踩坏呢。」

  「嗯?」吴小涵责问:「你真的不想吗?」

  我只好继续编给她听:「我虽然不想,但是会让你把我绑起来,我就根本无法反抗了。然后,你根本不理会我的求饶,一边骂着我贱,一边把鞋钉踩到我的蛋蛋上。我想到自己要被彻底阉掉了,就哭了出来。而你一点也不急,慢慢用鞋钉撕开我的阴囊,一点一点把我的蛋蛋剥出来。在我几乎疯掉的求饶中,你坏笑着把鞋钉插到我的睾丸里。」

  吴小涵听了很是兴奋:「哼,你好像很了解我嘛。」说完,就将我的脑袋一把按入她的裙底。

  果然,我的这般话,已经让她立刻湿得不行了。

  可我刚刚开始识趣地舔起来后,她还是嗔骂道:「不过,我哪有那么坏呀?」
  「我知道小涵学姐是想那么坏的,只是太心疼我了,所以不忍心那么坏嘛。」我讨好道。

  她用力把我的脑袋摁到她的内裤上:「你这个就快被我踩废的废物,赶快用你的舌头把我伺候舒服了,不然,我就真要忍心那么狠地对你了。」

  我很满足,隔着那薄薄的内裤,用舌头挑逗起她柔软的肉瓣来。

  在我舌头的挑弄下,吴小涵愈发兴奋:「等我的钉鞋到了,我真的像你说的那样虐你,好不好?」

  我埋在她花园里嘴巴含糊地吐出:「好,小涵学姐。都听你的。只要你想,你就踩烂我就好了。」

  「不要只说是我想嘛。明明是你自己想要,别不承认,把责任甩我头上。」
  「那……那就算我求你满足我吧。」

  「嗯,小贱货,快把我舔爽了,我就会满足你的。」

  将吴小涵口到了高潮之后,吴小涵才算放开我的脑袋。

  冷静下来后,看着还没回过神的我,吴小涵低下头解释说:「好啦,刚才就是说说而已。我也是看视频就把自己看湿了,才会那么激动,我不会真把你踩坏的。不舍得。」

  「噢,」我松了一口气,装作平静地说着:「好吧。」

  她摸了摸我的脑袋:「你这个小奴隶这么乖,怎么能随便踩坏呢?」

  ……

  话虽这么说着,可是钉鞋毕竟已经趁着她性奋的时候下单了,并且已经被卖家飞速地标记为「已发货」,没法取消订单。

  于是,那钉鞋迟早还是会寄到家里来。

  等待钉鞋寄到的几天里,我的眼前还常常浮现那血腥的画面,并感到内心的恐惧。

  当吴小涵穿上钉鞋的那一刻,我会有什么样的后果?

  虽说她冷静下来时肯定不会忍心真用钉鞋踩我;可是,万一她真的又性奋起来,想要虐我呢?

  我有点害怕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ppaaoo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